ID是不是可以取很长

文字搭建妄想的世界

【BSD乙女】白界

#太宰BG,第一人称,有原创角色出没注意,女主人设见主页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有会让人感到不适的描写注意️

以上————————

Chapter 01

“已经死了。”我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这也难怪,以榻榻米上那滩已经凝固的血泊来看,这个人必死无疑。普通人在这个出血量下还能活蹦乱跳,那他就是基因变异的非人类了。健壮的手臂上还绘着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的夜叉,应该是横滨黑社会某个帮派的成员。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抵是因为漏水的缘故,天花板长满了绿色的霉渍。狭小得不到四十平方米的合室包囊了一个独居男人生活所需的全部空间,唯一的优点是室内的采光还不错。下堕的残阳将最后一缕血色的光辉通过窗户投射进室内,为整个合室平添了几分肃杀和诡异的气息。正中央的茶几上,还未饮尽的茶水波光粼粼。

“怎么样,鹤见前辈?”辻村深月拧着眉毛看着我。

“茶几上还摆着未收起的茶具,里面还有剩余的麦茶,说明盗窃者此前应该招待过一个客人,而这个客人取走了那份失窃的机密文件。“我向她示意了一下茶几上相对放置的两个茶杯,”尸体位置离门不远,应该是在客人提出要离开的时候盗窃者起身相送快至门口时被杀害的。而且尸体是正面仰倒,双手僵直在身体两侧,说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凶手一击致命。脖子上伤口的切面非常平整,这样干脆利落的手法只能出自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并且杀死盗窃者绝非是一时兴起所为,而是早有预谋之事。总之,先叫军警过来封锁现场吧。“

辻村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地走到屋外打电话去了。

我也同时拿出了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一下,找出其中一窜号码摁下了通话键。

”喂,您好,哪位?“坂口安吾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倦意,敲击键盘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权当通话的背景音了。

”我记得翻盖手机是有来电显这个古老的功能吧,坂口君。我是鹤见。“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了一瞬,而后继续响起了,”那么调查结果如何了,鹤见君?“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回去盥洗室好好用冷水洗下脸让自己清醒一下,以免听漏什么重要信息。别老是喝那个牌子的咖啡了,奶精加得太多了,会把脑子糊住的。“我把手机换了只手拿着,”截止目前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那就先听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偷窃文件的人找到了。不过坏消息是,他被人杀了,失窃的文件也下落不明了。”

“被杀了?”坂口的声音有些错愕。

“嗯,凶手一刀割破了他的颈动脉,手法相当干净利落,应该受过职业的训练。他只是一个被雇佣的棋子罢了,真正想要得到这些文件的人应该另有其人。我刚刚已经让辻村打电话叫了市警过来,不过因为盗窃者本身是黑帮成员的原因,估计很快会被定性为仇杀而置之不理了。”幕后主使者还挺有脑子的,我在心里冷冷地嗤笑道。“而且我记得辻村好像另有任务吧?这么光明正大地翘班过来陪我调查我算是越级了吧?” 

“你不用担心这点,辻村也就帮你这么一天而已,我已经和监视绫辻侦探的小队打过招呼了。这个案件已经被我委托给一个更可靠的候选帮你追回文件,九点一刻会把它的相关信息发到你的邮箱。” 

不愧是坂口,我还没来得及提出,基本都把我的顾虑解决了。

“那么就多谢了,坂口君。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我一个已经退居二线的人还操着一线人员的心,组织给不给加薪啊?”     

  

我没等到电话那头坂口安吾的回答——因为耳边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什么啊,挂了吗?” 

市警来的速度很快,大概是辻村在电话里特别通知了是与政府相关的案件。

“尸检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

我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不出意外,应该能赶上那节晚课。

“最快也要48个小时,小姐。” 

“怎么会……”辻村咬牙,“这是特别加急的案件,不能再快一点吗?”        

“正是因为这是特别加急的案件,普通的案件最快也要七天才能出结果呢。”

“好了辻村。”我再看了一眼表,“这样吧,48个小时才能出结果对吗?” 

“是的,小姐。” 

“那就48个小时。两天后我会过来取报告,这样总行了吧?” 

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耸耸肩,转身拿了个登记册。

“那小姐就在这里留一下姓名和联系方式。请问小姐的尊姓大名?” 

“鹤见绮濑。鹤见川的鹤见,绮罗的绮,濑就是水边的意思。”我接过他手里的笔,在电话那一栏上写下一窜数字,“如果尸检报告出来了,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 

  

等我和辻村走出市局,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横滨。远处港口的轮船喷出绵长的汽笛声,在城市上空回荡着,久久不散。

“辻村,你有开车过来吗?” 

“有的,怎么了,前辈?” 

“是这样的,我现在要回学校。但是介于我目前才19岁没有驾照——” 

“……” 

“而且你看天色晚了我一个女孩子走路回去也不安全——”  

您需要担心有人对您图谋不轨吗?!该担心的应该是那些要对您图谋不轨的人吧?!

我从辻村满脸无语的表情读出这么句控诉,但我决定当做什么也没看到,“所以麻烦辻村顺道一起搭上我吧!”

辻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好的,前辈。”  

不过两分钟之后我就后悔了。

辻村上一秒还在问坐稳了吗安全带系好了吗,下一秒直接飞了出去,期间超过大小车辆数以百计,眼看信号灯黄转红也不带减速地一踩油门勇往直前。等我被辻村扔在国立大学的校门前走进教室上课的时候腿还是软的,心里疯狂庆幸着“天啊我居然还活着”。

“怎么才到啊绮濑。”室友宇多室美惠早就帮我占好了位置,“太慢了。” 

“抱歉抱歉,路上有事耽误了一下。相信美惠这么好的脾气,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啦。原谅我吧~”我双手合十,脸上的笑容要多媚陷就多媚陷。宇多的性格就是如此,顺着毛哄就好了。

“下不为例哦。”我和她对视了一眼,相互笑出了声。

因为辻村一路飙车过来的原因,我比预计早到了十分钟。晚课还未开始,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扎堆,像我和宇多一样闲聊着。

  

“说起来,绮濑,你知道学校里最近出现了很多死猫吗?” 

我愣了一下,脑子里隐隐约约闪过一些画面,但转瞬即逝,我什么也没抓住,“略有耳闻,不过不太清楚详情呢。”                

     

“就是最近几天突然出现的事情。最开始是有人在上课的时候,抽屉里突然掉出了一只黑猫的尸体。血流的整个抽屉都是,地上还有。我当时就和那个人上同一节课呢,太吓人了。后来陆陆续续就从厕所隔间的门板上,餐厅煮汤的大锅里,图书馆的书架上发现了淌着血的猫的尸体。而且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黑猫呢。绮濑,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在搞什么招灵仪式吧?”

的确,黑猫自古就被人们视作通灵的动物。人们相信黑猫身上附着死者的灵魂,看见它们的人会发生不幸。而人在弥留之际与黑猫对视,会永世不得超生,在世间永远徘徊,某一经久不衰的恐怖片正是运用了这一元素。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授课的教授已经踩着被擦得锃亮的皮鞋踏进了教室,闲聊着的学生们也一哄而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晚课正式开始了。 

[T.B.C.] 

尸检报告的时间是参照我国的,不太清楚霓虹那边的情况。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吧。

“某个经久不衰的恐怖片”是《咒怨》

根据霓虹法律20才算成年

想了想,我决定还是把《信息素勾引》删掉了。

一是我高三繁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去写了。我有限的精力只能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学习。


二是因为我写那篇文的时间太赶,人物把握的不好,非常的OOC,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文的质量很低,总结一下就是:“这写的是什么几把玩意。”根本配不上那么高的热度,承蒙大家的厚爱。


基于此,我打算是停笔,然后去好好学习,以及阅读更多的书。高考完之后,等我有时间了,慢工细活地再写更好的一篇,而不是一篇拉低圈子质量的OOC无剧情的傻白甜。


以上,取关随意,有缘再会。


码一下宰BG的原女人设。
P2.3.4都是异能特务科时期的。
P5.6是故事开端的时候。
P7.8是中也配对的女主浅野荷织异能特务科时期的人设。

两个人的异能力名字(铁鼠之槛和络新妇之理)都选自京极夏彦的书。

林沂安,十八线小透明写手,高三党长弧,不定期诈尸。
墙头颇多,爱在各个坑里反复横跳。
行文做事随心所欲,脾气极好,不踩底线我们就是好朋友。
雷区:拆官配/强上/乙女腐/斯德哥尔摩/未成年sex/KY
以下CP不拆不逆,CP洁癖严重(你可以吃拆逆,但请不要逼着我喜欢你的拆逆CPOK?):冲神/周橙/喻叶/王喻/白赤/忘羡/严江/雷安
文野只吃乙女向和友情向,谢谢。
不是小论文选手,只是偶尔吐槽而已。
目前主职文野乙女/原耽。
门牌号:3306829540,欢迎找话废唠嗑

关于森鸥外的一些吐槽

大概就是漫画65,66章看到心梗的产物,应该是乙女向,所以打了乙女tag,不妥删。

虽然是宰厨但是我居然第一个动手的是森医生……

虽然说森鸥外是个萝莉控,但如果只是单纯标签化的萝莉控的话,这人不应该当港黑的首领,应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他对萝莉的爱好是在一定限度内的,就跟古代皇帝爱江山不爱美人是一样的,美人是在江山还掌握在手里时一个连带的爱好罢了。如同锦上添花一般,若是美人妨碍了他的江山,他会毫不犹豫的丢弃美人选择江山。这个从66章与谢野提出不想为这些士兵们治疗,而森鸥外是揪着她的头发逼着她继续治疗就可以看出。森鸥外的“江山”就是他内心里的“正道”与“责任心”,他会为他效忠的组织付出他的一切。并且他精密的头脑会计算出“如何做使组织受益最大化”,会妨碍组织利益的人全部铲平,也可以为了组织得益牺牲自身一些利益,这个血淋淋的例子想必众所周知是织田作。
他太过“正确”了,就像是棋手总是在做着“正确”的步骤。虽然说从理智上来看他做得没有任何错误,但感性上却是非常伤人的。的确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为了守岛可以让与谢野不停地使用异能把重伤的士兵重新送上战场,但这对于那些士兵来说是无休止的噩梦。无法离开战场,就是重伤第二天也会让你痊愈,然后再一次重复。死才是唯一的解脱,但现在求死也不能。可以说他是个非常理智的人,理智到接近于残忍的地步。感性的人不适合和他谈恋爱,因为对他来说组织的利益永远比爱情更加重要。你与组织之间他必定选择组织。假设你的存在妨碍了组织的利益,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你铲平,就像对待每一个陌生的敌人一样。所以要和他风花雪月的女孩子们别想了,你要是心肠不够冷硬,不够理智到与他旗鼓相当,与他在一起是非常容易受伤的。不要以为他爱你就可以在他的利益或组织的利益面前大鹏展翅,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唉我都写了个什么几把玩意本来就是要吐下黑泥快看到心梗了……

呜呜呜呜与谢野不哭不哭给妈妈抱抱
悄咪咪的问一句请问有人扩列嘛……